那些年沒追過的夢

短篇小說
那些年沒追過的夢

拿起手機,迎接暑假的結束。這個暑假結束我就是大二了。

有個神秘的傳說如果大二耶舞前沒有交到女朋友,這四年大概就等著單身、自己過了。不知道是何來此一說,但是從中不難看出大家有多麼渴望可以「脫魯」。


「明天就要開學了呢。」我心想。打開臉書我滑著,有高中生開始要上課的哀怨文、各種收心文——

「林郁寧與 Mark Yang 穩定交往中,九月十三日。」

終於這一天也到了啊。記得我以前也常常在想這一天會不會到來呢。

林郁寧是我國中時暗戀的女孩。

你有沒有想過人為什麼會暗戀一個人?儘管這個問題可以分成什麼生物層面、理智層面⋯⋯等等的各種層面來探討,其實都沒有那麼重要。就好像這麼多年了途經他的臉書大頭貼發現他沒有什麼改變,略帶著當年的陽光之氣,那頭總是綁著馬尾的棕色秀髮也依舊,也許高了點、或許瘦了點,當年的韻味卻總是在。而我也總是不吝嗇地給她一個讚。

喜歡上她的那一年,我們國一——那一年我們擁有的不多,擁有的卻都是快樂。

那時班上換座位要抽籤,我抽到了教室的角落,前面就坐著她。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每一幕都還歷歷在目,每當前面的老師講得內容已經變得模糊不清、只剩下一個、一個英文字母,一句算式,有時候是些英文單字——神智漸漸模糊的我,開始凝視著她,她的棕色長髮、專心致志地看著黑板、不時低頭做著筆記或計算。好像在學生期間常常會有這種狀況,喜歡上班上的那一個成績特別優秀的人。記得當初的她每次段考考得都是班上前幾名,最後也順利地考取第一志願的女子中學——而考上不同學校的我們,終於會分開。

當年若是知道有其他人暗戀她,甚至開始追求心裡總是不是滋味;但最後,不知是礙於家裡壓力還是什麼的,她總是沒有跟任何人在一起,當時的我總是心裡暗自覺得慶幸——但我還是常常在擔心,會不會有一天她找到了那個她喜歡的人,然後不再理會我。

記得那一年,總是在對話中刺探。每幾個禮拜班上就會去聽演講,就是學校會請一些名聲顯赫的人或是基測考得不錯的學長姐回來經驗分享。他們說了什麼其實我已經不太記得了,但我始終忘不記的是——有幾次,她選擇坐在我旁邊,那一刻我頓時心跳加速。

我總是在想,她是不是對我也有意思——她是不是也曾對我動過心。但我也知道不能夠輕易表露心跡——即便有時候真的很想沖去找她問個明白——我也從來沒有真正問過、沒有真正去突破那一層好朋友、好「閨蜜」的薄膜——那層好像碰得到卻又碰不到的距離。我們聊天的話題從來都不曾碰到這類的事物——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懂,除了喜歡的韓國男星之外,他也從來不曾跟我說過他喜歡什麼樣的男孩。那一年的我,光是自己在腦海中跟她透露心理的感受,我都可以開心好久——但那也總是發生在心裡,即便我在心裡多沒真心誠意地練習了幾千次,即便我在心裡再怎麼大聲的呼喊,她總是聽不見的。

國二那一年課業壓力開始增重,堆滿抽屜的考古題,背包裡裝著各種複習講義的那些年,每次看到她陽光的笑靨就好像在炙熱陽光下上了一堂體育課之後,進到教室灌下桌上那瓶冷水一樣沁涼。

現在的我常常在想,若是當初讓她知道我的心意,現在的一切是會怎麼樣?也許是狠狠地被拒絕、或是在高一、高二因為一些瑣事——也許當時的熱情消褪了,發現不適合而分手——又或者愛情長跑到現在。不論如何,總有困境要面對,也不是只要當時跟她表白了或不表白,就足以改變現在的快不快樂。我們總要面對的是感情裡的各種挑戰,也許煩倦、也許微笑,一切都不重要。

如今的我很開心當時用力地留下了這段回憶,讓如今的我可以時不時回頭張望——留下一段美好的純粹,讓如今的我想到她都還記得當時那些快樂。

而人生嘛,總是如此——某一刻你會和誰特別要好,然後時間久了,那些愛情、友情逐漸冷卻,即便有天形同陌路也不稀奇的。而如今的我只是繼續滑著臉書,微笑地回憶——而畢業紀念冊裡那份簽名好像還留著餘溫。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歌牌中的秘密《名偵探柯南:唐紅的戀歌》

偵探 J 的來電(一)